0 Comments

为什么接受了现代文明的学科体系,我们还要保留传统文明的中医

发布于:2015-06-02  |   作者:爬行的蜗牛  |   已聚集:人围观

爬行的蜗牛这几天一直写的是关于中国近代史甲午中日战争的部分,今天在知乎上看到了这篇关于中医的文章,觉得挺好分享给大家原题是为什么四书五经早都废除了,黄帝内经(中医)就是废除不了呢?作者:王至。爬行的蜗牛大体的删除了一点如下:

既然我们都接受现代文明了,我们为什么不干脆把汉语废掉,从小就让小孩学英语,完全禁止汉语使用,这样会更容易接受现代文明,将来读文献和国外进行学术交流什么的,不是更方便?
如果题主觉得这想法很荒谬,但是,这种想法实际上早就有人提过,谭嗣同(1865-1898):“尽改汉字为拼音文字。”陈独秀(1879—1942):“强烈地主张废除汉字,中国文字,既难载新事新理,且为腐毒思想之巢窟,废之诚不足惜。”鲁迅(1881~1936):“汉字不灭,中国必亡!”,“汉字是愚民政策的利器”,“汉字终将废去,盖人存则文必废,文存则人当亡。在此时代,已无幸运之道。”,“汉字也是中国劳苦大众身上的一个结核,病菌都潜在里面,倘不首先除去它,结果只能自己死。”蔡元培(1929─1930):“汉字既然不能不改革,尽可直接的改用拉丁字母了。”毛泽东:“走世界共同的拼音化道路。”………
      明治维新时期日本的言论:
      使认为汉字方便,但是为了学习汉字浪费的时间太多,没有时间学习有用的知识。所以我们必须赶快改良汉字。如果还在为学习汉字而浪费光阴,如何与西方竞争,那样好比是西方人穿着鞋跑,我们日本人穿着木屐跑一样。
      但是,现在看来,中文没废,甚至港台依旧使用繁体字,也照样现代化了。
      如果题主觉得废除汉字也很好,只要对“现代化有利”,那么废除中餐,改用西餐呢?……就是说,全盘西化,到何种程度?有人觉得,英美人也是人,它们能的,我们当然能全盘接受。这实际上是在强调“现代化的共性”,但是,真的没区别吗?即使就不同人种来说,连医学方面,都有差异,SARS病毒就主要攻击黄种人。人猪流感病毒就主要攻击白种人,不同疾病在不同人种不同饮食习惯等方面都会表现出明显差异来,类似:从流行病学、急症护理和急性后期预后研究卒中的人种差异 世界核心医学期刊文摘(神经病学分册) 2005年07期 ,这种研究文献很多。即使在自然科学方面,美国为什么不大力发展高铁,而发展支线飞机?难道因为美国人笨,研发不出日德法能研究出来的的高铁技术?并非如此,是因为美国国土广阔而人口分散发展高铁从经济上不划算,日德法中人口聚集程度更高有迫切需要。

      所以,现代化不仅有共性,也有差异性,全球化的同时,也是本地化的过程。
      回到题主的原问题,日本就是以“废除汉医改为兰医”为起点进行“近现代化”的,大量中医医生焚书抗争,有请愿者,有自杀者,但是最终汉医被完全废除。可是后来呢?因为大众需求,从70年代起,日本厚生省(现厚生劳动省)共4次公布了关于审查批准汉方药的内部规章,成为一般汉方处方的标准。此后几次修改,厚生劳动省将新的一般用汉方制剂承认标准增加为236个处方。此后,在汉方药的用药方面,日本各大汉方药制造企业普遍通过提取有效成分制成了汉方药的颗粒冲剂和胶囊,从而大大减少了熬药的麻烦,便于随时随地服用。
      目前,全世界中成药市场每年销售额达到300多亿美元,而在全球拥有绝对中药材资源优势的中国却只占了5%的份额。
      在欧美及世界各地,针灸被大量使用,到2012年,美国登记的职业针灸师有1.1万余人,德国有3万名针灸师,墨西哥的针灸师有5000多人,澳大利亚有4500个针灸、中医师,巴西有针灸师1.5万余名,新加坡有中医师1500人,中国香港特区登记的中医、针灸师有7707人,甚至在南太平洋岛国中只有两万人口的基里巴斯也有两个中医诊所。
      中医也逐渐被各国医疗管理层认同,美国医疗2001年美国聘华人中医师为总统传统医药顾问,澳大利亚聘华人中医师为维多利亚省新建立的中医注册局成员。2002年,英国成立卫生部草药管理小组,成员中有两名是中国中医学院毕业的中医师。
      为什么这么多国家地区包括医学非常发达的美日德等都会接受一个完全外来的中医呢?因为它确实有用,能解决人们的健康问题(关于中医的研究文献,对照试验,在主流英文期刊JAMA等上都有)。而且现代医学完全没有题主想得那么“万能”,你多跑跑医院问患者,或者问些有经验的医生,就知道解决不了解决不好的问题太多了。现代医学还没有能力可以完全取代传统医学,传统医学在很多时候也是非常强大的,中华文明因为延续最久,中国人口多生活环境复杂广阔,遇到的人体健康问题也多,传统中医实践时间长,积累经验丰富,所以比较“小强”,从清末到民国,废中医的政治行为也不少,从清末的京师大学堂医学中医仅列两门课,到北洋的教育部漏列中医案,到民国时期的余云岫废中医提案,……很多像你这样思想比较“单纯”的人很努力的一直在想办法“废”,但是,中医治验能力才是它真有生命力的地方,陆士谔早年笃信西医,妻儿肺病经西医治疗无效亡故,然后自己身患肺病,求诊于中医唐纯斋37次治疗后痊愈,从此成了支持中医的旗手,写了本《士谔医话》专门记录中西共诊的医案;民国刘民叔有本《鲁楼医案》,其中主要是当时经西医治疗无效再进行中医诊治的病例,建国后的乙脑(蒲辅周),前几年的非典(广中医的36例经西医确认非典,中医治疗后,再经西医确认治愈,;中医治疗的一半年后的影像随访后遗症观察;仝小林的纯中医非典治疗;杨智敏林琳在香港抢救非典危急重症患者,至于超量激素引起的非典后遗症这名词,你百度一下看看),中医都有表现。想详细了解这个过程的同学,给你推荐一本书《中医劫》。
      实际上,不仅仅是中国的中医,日本的汉医,甚至印度有长期传统的古印度吠陀医学,阿育吠陀医学也是是官方医疗系统的一部分,而在美国,也开设了一些阿育吠陀培训机构。
      总之,全球化现代化,是双向的过程,大家都会取对自己有利的文明成果,不仅仅是把别人的好东西全部搬进来,也是把自己的好东西提升的更好,即是世界化的过程,也是本地化的过程。

剩下的大多都是证据一样的东西,大家有兴趣可以点上面的链接自己看,谢谢大家

爬行的蜗牛:http://www.pxwoniu.com/bgxw/103.html



飞机

扫描二维码,访问爬行的蜗牛手机网站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