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中国近代史杂谈 >
0 Comments

爬行的蜗牛中国近代史杂谈8-西原借款

发布于:2015-03-07  |   作者:爬行的蜗牛  |   已聚集:人围观
     今天写一篇在中国近代史中比较出名的借款“西原借款”。前几天爬行的蜗牛发布了一篇《关于段祺瑞》,里面我们说过段祺瑞很受许多人鄙视的原因之一就是西原借款。在很多人心目中这个借款就是一个丧权辱国的条约,出卖国家主权。拜我们的历史教科书所赐,关于北洋军阀的不管是借款还是什么条约,绝对都是卖国求荣,满足自己独裁统治的。我们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用自己的眼光看下这个问题。
1917年至1918年间段祺瑞政府和日本签订的一系列公开和秘密借款的总称。 段祺瑞政府通过西原龟三向日本借了一系列款项,其中最大的八次借款总额达1.45亿日元,这笔外债就叫“西原借款”。为取得这笔款项,段祺瑞把东北的修筑铁路,砍伐森林和采矿等一系列中国主权,出卖给日本,为日本后来全面侵占东北埋下隐患。
我们先看一下西原借款的第一个主角日本当时的情况。一战以来,西方各国都元气大伤无暇东顾,日本在东亚没人管了,自然把目标盯上了中国。大隈内阁本来想借一战之机,把中国一口吞下的野心,碰到了很大的阻力,嘴张开了,却好像被什么东西卡住,上不上,下不下。中国对于21条的强烈反弹让日本吃了苦头,不仅爆发了五四运动,连亲日派都不怎么亲日了。西方国家也非常不满,日美关系恶化,日英关系也出现了阴影。结果,这些元老们,尤其是山县有朋对大隈表示不满。其实,在日本知识界,大隈名声一直就不佳。哲学家中江兆民叫他“投机商”,人们提到大隈,往往称之为“肥后之俗物” [ 肥后是大隈的故乡 ] 。因此,大隈下台,得到政友会和国民党两党支持的军人寺内上台组阁,一改过去对中国中央政府压迫的策略,寻找合适的对象,加以扶植。所以他们选择了段祺瑞。
段祺瑞政府当时的日子是什么样呢。西原借款名义上虽“以实业为名,不涉内政”,但该项借款实际上乃北洋中央政府之命脉所在。日本人依据北京政府财政部的存档数据,得出一组西原借款开支不完全统计,该统计显示,直接财政性支出占西原借款总支出的65.22% ;军费占总支出的25.40%。(见王芸生:《西原龟三对西原借款之回忆》,《六十年来中国与日本》,北京:三联出版社,1981)曹汝霖在其回忆录里,也详细记载了资金的用途走向。西原借款大多用在了内政开支上面,恰恰反映出了民国财政体系的脆弱性。自袁世凯时代开始,至国民政府败退至台湾,民国中央政府之财政开支始终无法实现自给自足,其原因固然有地方军阀截流等客观因素,但一个传统农业国家之税负水平,无法支撑一个现代国家的规模,更无力支撑一场乃至多场现代战争,更是其主因。故民国中央政府,无论“反动”抑或“革命”,均不得不仰仗外债渡日,绝无例外。简而言之,段祺瑞政府的日子不好过,只能借债无能为力。
我们再来看一下西原龟三。从某种意义上说,如果没有西原,日本对华政策的改变,会走向何方,真有点说不清。恰是这个在野人士,给这个改变定了调。这个改变,用西原自己的话来说,属于介于“宋襄之仁”和“强横蛮干”之间的中道。改变大隈政府支持中国合法中央政府的敌对方、专门捣乱、激化内乱的策略,选择支持中国中央政府。扶植这个政府中的亲日势力,以怀柔政策,软的一手,实现日本想要从中国得到的一切。而这种政策的改变,主要体现在一系列的借款上。这种以借款为标志的怀柔政策,其背后隐藏着非常险恶的用心。用西原自己的话来说,借款是要为中日关系打下一个共同的经济基础。即通过大量的日元借款,注入中国的国家银行诸如交通银行,通过帮助中国整顿金融,改革币制,逐步实现“日中货币混合”,甚至最终“以保护资金为名”,实现日军派宪兵驻守中国,即不仅在资金上,而且通过军事控制,从根本上掌握中国的金融,进而控制整个中国国家的命脉。
总的来说这是一项你情我愿的借款,日本人自然有自己的目的那就是控制中国的命脉,段祺瑞政府是不得不借,要不然政府就要完蛋。
我们看下我们付出的代价:
段祺瑞政府出面办理借款的为曹汝霖、陆宗舆、章宗祥等。西原借款各项名目、时间、金额、条件如下:
1 . 交通银行借款, 1917 年1 月20 日签订, 500 万日元,以陇海铁路债券、中国政府国库券和中国政府欠交通银行债权证书为担保。
2 . 交通银行借款, 1917 年9 月28 日签订, 2000 万日元,以中国政府国库债券为担保。
3 . 有线电报借款, 1918 年4 月30 日签订, 2000 万日元,以中国全国有线电报的一切财产和收入为担保。
4 . 吉会铁路筹备借款, 1918 年6 月18 日签订, 1000 万日元, 担保: 以国库券按贴现方式办理。
5 . 吉黑两省金矿及森林借款, 1918 年8 月2 日签订,3000 万日元, 以吉黑两省之金矿、国有森林以及上两项所生属于政府之收入为担保。
6 . 满蒙四铁路筹备借款, 1918 年9 月28 日签订, 2000万日元, 担保: 以中国政府国库券按贴现方式办理。
7 . 高徐、济顺铁路筹备借款, 1918 年9 月28 日签订,2000 万日元, 担保: 以中国政府国库券按贴现方式办理。
8 . 参战借款, 1918 年9 月28 日签订, 2000 万日元, 担保: 以中国政府国库券按贴现方式办理, 到期后以同一条件换发新券抵换。
上述八项借款总计14500 万日元。
好了,爬行的蜗牛觉得这些担保除了第五条里面以吉黑两省之金矿、国有森林以及上两项所生属于政府之收入为担保这个算是比较实在的东西之外其余的都是些没用的,因为段祺瑞政府本来就没钱,大都是一纸空文。因此,从纯粹的经济账上看,日本的借款是亏了。但不管结果如何,西原借款的日方操办者们,即使卖国也绝对没有人想卖日本的,他们大方的借款,背后还是有所图的。实际上他们算的是获利更大的政治账,只是由于后来整个国际形势的变化,寺内、胜田和西原他们的如意算盘,没能实现而已。
至于西原借款过程中,中方之无诚意归还,徒增日本少壮派军人口实,使其“华人无诚意,向彼表示诚意,等于为娼妇守贞节”、“徒辜负血战死难将士之灵”一类说辞,有了所谓的“事实依据”。这个我觉得有点牵强了,就算没有西原借款,日本一样会侵华。
总的来说西原借款从单纯的经济账上段祺瑞政府是赚了,但是确实损失了一些主权,坦白说这些主权和尊严,但是段祺瑞政府貌似也无力维护。
喜欢中国近代史的童鞋欢迎关注爬行的蜗牛的网站。
       爬行的蜗牛:http://www.pxwoniu.com/rczt/27.html
飞机

扫描二维码,访问爬行的蜗牛手机网站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