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中国近代史杂谈 >
0 Comments

爬行的蜗牛中国近代史杂谈26-说还是不说,这是个问题

发布于:2015-04-29  |   作者:爬行的蜗牛  |   已聚集:人围观

清末中国落后挨打,签订了很多丧权辱国的条约,爬行的蜗牛在这里就不列举了,我们的教科书上为了说明这个“黑暗”的年代没少下功夫。我们当时确实在制度技术各方面都很落后,但是当时是说还是不说这是个很严重的问题。

在那个“黑暗”的年代里也有要有些正面的人物,比如林则徐。林则徐被誉为“开眼看世界第一人”。林则徐看出了方向,而且他身处高位,但是虽然知道就是不说。

钱理群先生定义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正是对林则徐最好的描述:高智商,世俗,老到,善于表演,懂得配合,更善于利用体制达到自己的目的。
林则徐虽然看得清楚,但为了他的位置,他的利益(这里有人会说我毁谤先人,这里的利益不一定是实质的利益比如权势,也可以是自己的清誉,自己的面子),他是不会说出来的。
      蒋廷黻先生曾明确的阐述过这个问题:
      “林则徐是慢慢觉悟的。他到了广东以后,他就知道中国军器不如西洋,所以他竭力买外国炮,买外国船,同时他派人翻译外国所办的刊物。他在广东所搜集的材料,他给了魏默深。魏后来把这些材料编入《海国图志》。这部书提倡以夷制夷,并且以夷器制夷。后来日本的文人把这部书译成日文,促进了日本的维新。
      林虽有这种觉悟,他怕清议的指摘,不敢公开的提倡。清廷把他谪戍伊犁,他在途中曾致书友人说:
彼之大炮远及十里内外,若我炮不能及彼,彼炮先已及我,是器不良也。彼之放炮如内地之放排枪,连声不断。我放一炮后,须辗转移时,再放一炮,是技不熟也。求其良且熟焉,亦无他深巧耳。不此之务,既远调百万貔貅,恐只供临敌之一哄。况逆船朝南暮北,惟水师始能尾追,岸兵能顷刻移动否?盖内地将弁兵丁虽不乏久历戎行之人,而皆睹面接仗。似此之相距十里八里,彼此不见面而接仗者,未之前闻。徐尝谓剿匪八字要言,器良技熟,胆壮心齐是已。第一要大炮得用,今此一物置之不讲,真令岳、韩束手,奈何奈何!
      这是他的私函,道光二十二年九月写的。他请他的朋友不要给别人看。换句话说,真的林则徐,他不要别人知道。难怪他后来虽又作陕甘总督和云贵总督,他总不肯公开提倡改革。他让主持清议的士大夫睡在梦中,他让国家日趋衰弱,而不肯牺牲自己的名誉去与时人奋斗。林文忠无疑的是中国旧文化最好的产品。他尚以为自己的名誉比国事重要,别人更不必说了。”如果说心中明白而不肯说出还只是自保的话,那么在此后的福州反入城事件中,他鼓动“募勇造炮”就真是揣着明白只为自己名誉了。
      不管当时还是现在,林则徐都有很高的名声,“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 无欲则刚”这都是我们耳熟能详啊。
      看明白,说出来。这样真正的仁人志士在晚清不是没有。比如,郭嵩焘。
      郭嵩焘是学习西方搞自强新政的积极支持者。从咸丰九年(1859)始,他便一再向朝廷提出种种有关建议,恨不得中国立即臻于富强之境,一般洋务派人士的眼光通常仅停留在物质层次上,他们办军事工业、办民用工业和交通、电讯,开发矿山,但极少关注社会关系的改造。郭嵩焘的眼光比他们深邃之处在于懂得物质层面建设的成败取决于深层次的社会运行机制的调整和改造。特别是他在担任驻英公使任上,致力于观察研究英国先进的政治制度和经验。并将观察所得融合进中国国情。呼吁向先进国家学习。
     正因为郭嵩焘看的清楚,并公开呼吁除旧布新,改造原有的社会运行机制,从困境中挽救国家。他的许多意见已经超越了传统,在国内政坛占绝对优势的守旧派直接将他打为“汉奸”,从朝廷到京师士大夫充满一片唾骂指责之声。备受围攻之下,郭嵩焘只能黯然辞官,终老故里。当时的唾骂之声能把人淹死,这么说来我们也是能体会林则徐的,比如开除湘籍等等。(这里多说一句,湖南是个很奇怪的省,既有开明的人事,但是也有很多人很保守)

我们不能怪林则徐不说,因为郭嵩焘的处境说明,在那个年代确实是举步维艰,压力和阻力确实非常大。民族的觉醒和进步确实是一步一个脚印走过来的。还是那句话多些理解少写谩骂吧,保持点尊敬。

爬行的蜗牛:http://www.pxwoniu.com/rczt/78.html


飞机

扫描二维码,访问爬行的蜗牛手机网站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