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Comments

刘琨

发布于:2015-12-22  |   作者:爬行的蜗牛  |   已聚集:人围观

我们之所以在英雄辈出的乱世里对刘司空印象深刻,大概因为两个故事:闻鸡起舞和吹笳退敌。而我们的想象也起源与这两个故事。前者是壮志凌云的的少年,而后者是四面楚歌的孤客。这样形象的转变大概就能让我们脑补出他的全貌:生于寒素之家,从小励志报国,靠自己的努力一步一步爬到帝国的顶端,又在国难中竭尽全力试图力挽狂澜,最终却因为大势已去不能以一己之力对抗整个历史大潮,又和凯撒一样死于小人的暗杀。。。这种古希腊悲剧一样的形象其实历史上并不少,从李牧到史可法都一样,我们一直认为,刘琨也是他们中的一员。

  但事实上的刘琨是这样的:

我们来读读史书里的描述:琨善于怀抚,而短于控御。一日之中,虽归者数千,去者亦以相继。然素奢豪,嗜声色,虽暂自矫励,而辄复纵逸。

史臣曰:刘琨弱龄,本无异操,飞缨贾谧之馆,借箸马伦之幕,当于是日,实佻巧之徒欤!……及金行中毁,乾维失统,三后流亡,递萦居彘之祸,六戎横噬,交肆长蛇之毒,于是素丝改色,跅弛易情,各运奇才,并腾英气,遇时屯而感激,因世乱以驱驰,陈力危邦,犯疾风而表劲,励其贞操,契寒松而立节,咸能自致三铉,成名一时。古人有言曰:“世乱识忠良。”益斯之谓矣。天不祚晋,方启戎心,越石区区,独御鲸鲵之锐,推心异类,竟终幽圄,痛哉!  

好一个“善于怀抚,短于控御”!看完这个形象我们大致就明白了,刘琨在精神就是一个普通人。耽于享受,热爱清谈,要是生于太平盛世,大概就是石崇王衍之流的人物,以炫富扯淡为业,混迹于洛阳名士圈中,风风光光度过一生。但很可惜,他遇到了永嘉乱世,这乱世激发了他报国的壮志,却也突显了作为贵公子的他优柔寡断的一面,最终葬送了他。当吃喝玩乐的公子哥儿和乱世危邦的孤臣孽子被集与一人之身,这个人的命运就被注定为一个歌德所谓的橡树花瓶的故事:一颗花瓶里的橡树种子注定要死,因为他会长成一棵顶天立地的大树,但那时候他赖以为生的花瓶也就被撑破,再没有了可以生存的土壤。刘琨的灵魂也就是如此,永远脱离不了一种凄凉怯弱的气质,一缕晋阳城上四面楚歌里的悠悠笳声。

 几十年后刘琨的粉丝桓温说:木犹如此,人何以堪。我一直觉得这句话是个伪命题。人非草木,一个灵魂强大的人无论世道穷达都能够找到属于自己的平台,乃至于改变不利于自己的环境,而非如刘琨这般随波逐流,不停依附于贾谧、赵王、范阳、鲜卑,乃至于落得个任王敦、段部诸势力宰割的下场。要说历史上谁最像刘琨,大概非张少帅莫属了吧。  

但是,我们毕竟不能把任何人都定义为赫拉克勒斯式的英雄。我读《刘琨传》,常常不自然地类比到自己身上。其实我们中的很多人何尝不是如此,出身优渥,顺风顺水,有着成为英雄的理想,却缺乏足够的忍耐、坚韧和强大的内心,最终倒在了路上。  

以刘琨的诗来结尾吧。狭路倾华盖,骇驷摧双辀。何意百炼刚,化为绕指柔。其实真正的百炼钢是不会化为绕指柔的,能让我们变成这样的只有内心深处的懦弱和凄凉。但换一种角度看,在道德破碎,人兽相食的岁月里,一个柔软内心的人拥有成为中流砥柱的欲望和气节,已属不易。刘琨不是上上人物,却有着一颗成为上上人物的心。所以有时候,我宁愿相信他是上上人物,因为和他一样的我,从此有了参照系。每个普通人的命运就是这样,人活一世,草木一秋。

作者:Marcel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8740561/answer/41998132

来源:知乎

飞机

扫描二维码,访问爬行的蜗牛手机网站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