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Comments

爬行的蜗牛中国近代史杂谈16-充斥着暴力和非理性的五四运动

发布于:2015-04-02  |   作者:爬行的蜗牛  |   已聚集:人围观
  五四运动作为爱国运动被推崇至今,五四这一天还被列为五四青年节,爬行的蜗牛就不跟着大家吹嘘五四运动了,五四无可争议的是一场爱国运动,但是中间充斥着暴力和非理性。

      巴黎和会的结果是日本继承了德国在山东的权益,于是满怀期待的中国知识分子们,尤其是青年学生们愤怒了。五四运动由此爆发。这场运动,在爱国主义的道德大旗下面,我们的高级知识分子北京的学生们做的最露脸的一件事,不是涌到青岛,向日本人示威。对了,顺便提一句,他们最初的目标是美国大使馆,他们要像美国伸冤,结果美国大使正好不在。愤怒的学生火烧了曹汝霖的家,赵家楼的曹宅,痛打了正好到曹家串门的章宗祥。但是,运动过去将近一百年了,人们也没有找出当时所谓亲日派官员曹、章、陆的卖国罪证,更何况当初了。(大家所谓的罪证就是他们三个人参与了很多对日条约,比如二十一条,但是我们应该知道弱国无外交,难道外交家签订的条约就必须他们背锅么,都是国家太弱了)在没有罪证的情况下,将人家的家产付之一炬,把人打到半死,显然严重地侵害了当事人的人身自由,生命财产。接下来,运动中的学生们干的另一件露脸的事,是抵制日货。不仅自己不用日货,把自己的日货全部砸掉,也不许市民买卖日货,使用日货。如果哪个商家还在卖日货,就抄查了他们的家,把老板押出来,带上高帽子游街。如果哪个报纸敢说半个不字,就砸了报馆,把社长主编捆起来游街。在整个运动期间,这样肆无忌惮侵害人身自由的事情,比比皆是。原先学生们提倡的自由,现在所有的人,干着坏事,却都义愤填膺,理直气壮,而且能挟持其他人,自己不干的或者自己觉得不对的事情,就不让别人干,宣传的自由早就忘得一干二净,我就是对的,和我们不一样的就是不对的。我们是不是看着很眼熟,还记得前几年反对日货么。

      看了网上大家都说五四运动的领袖是梁启超,胡适,蔡元培。但是当时胡适不在北京,蔡元培是反对学生们用暴力解决问题的,认为学生最重要的是学习。 依据张国焘所著《我的回忆》中的记载,1919年5月4日当天上午,北京大学的学生们从海淀区马神庙出发,参加五四运动,北大校长蔡元培气喘吁吁地追了上来、苦口婆心地劝阻同学们。游行示威的学生领袖之一张国焘这时挺身而出,驳斥蔡元培:“蔡校长!这事与你无关!你本来就不知道此事!你不必干涉!” 就这样,张国焘和北大的同学们,硬是把蔡元培校长给撵走了。这也是当时学生的悲哀,学生不能干学生的活,而要站起来操心国家大事了。站在民族长远的角度,学生都不学习了不是什么好事。

      从新文化运动开始,所谓的新文化就开始了唯我独尊,听不进去不同的意见,为了新文学就反对旧文学,新文学就是对的,旧文学就是错的(这里爬行的蜗牛也承认有时候推进新的事物是要激进一些的,必须要付出一些代价)。所以这个逻辑传承下来,买卖日货就是不对的,学生们是对的,不和我们一条战线的就是错的,我们打人放火都是对的。不得不说这是一种可怕的逻辑。

      五四运动,并非是一场公民行使宪法权利的运动,而是一场砸石头、放火烧屋、抡铁棒打人的暴行,是一场暴乱。事后,当年的公共知识分子梁漱溟发表社论、谴责大学生的暴力行为。(参1919年5月18日《每周评论》)。只要有爱国的道德借口,原先没人敢干的事,就可以理直气壮地干。这样的社会,无论学生们有多少爱国热情,对自由有多热爱,都没有走到文明的门槛。最终,国保不了,国民的福祉,也没了。

      那五四运动的结果是什么呢,是民国拒绝在合约上签字,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并没有把日本兵从青岛吓走。日军当然不可能害怕中国的学生,他们在青岛一直驻军了下去、并保持了对青岛长时间的实际控制。

      1921年,美国牵头召开“华盛顿会议”,并于次年(1922年)迫使日本签署了旨在“保全中国领土主权完整、经济利益各国均沾”的《九国公约》。在以美国为首的西方白人帝国主义国家的压力之下,日本软了,1922年2月4日,日本和中国签署《解决山东问题悬案条约》。签约之后,日本从青岛撤军、回国、把青岛还给了中国。至此,青岛回到了祖国的怀抱。这是列强博弈的结果和五四运动关系不太大。
      爱国是好事,但是我们要讲究对的方法。不管对待任何人我们只能用法律的方法去对待,不能用暴力方法去对待,希望大家能理性的爱国。
      爬行的蜗牛:http://www.pxwoniu.com/rczt/55.html
飞机

扫描二维码,访问爬行的蜗牛手机网站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