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Comments

爬行的蜗牛中国近代史杂谈20-容忍比自由更重要

发布于:2015-04-12  |   作者:爬行的蜗牛  |   已聚集:人围观

爬行的蜗牛觉得容忍比自由更重要,我们需要容忍别人与自己的不同,有一颗宽容的心,特别是当权者,这里的当权者有可能是掌握话语权,有可能是掌握着实权。都需要听得进去不同的意见,不以自我为中心,以为自己是“完全正确”。下面简单说下新文化运动中陈独秀对白话文为正宗的看法和西方宗教改革的例子说明一下。

鄙意容纳异议,自由讨论,固为学术发达之原则,独于改良中国文学当以白话为正宗之说,其是非甚明,必不容反对者有讨论之余地;必以吾辈所主张者为绝对之是,而不容他人之匡正也。[1]

陈独秀前面说的清楚明白容纳不同的意见和观点,自由讨论是学术发达的必要条件,但是他觉得白话文是正宗的是非常明确的,是不容讨论的。其实这种思想是非常危险的,只有我是对的,发展开来就是独裁。简单点说就是以自我为中心,什么都是我对,别人都是错的。我们还可以发现,其实这都是一个过程,刚开始的时候都是自由讨论的,掌握话语权或者掌握了一些实质的权力之后,就开始不容他人匡正了。古代很多的君主从明君变为暴君,大都是这样的过程。西方的宗教对这个体现的也非常明显。

我们都知道马丁·路德(Martin Luther)和约翰·高尔文(John Calvin)等人起来革新宗教,本来是因为他们不满意于罗马旧教的种种不容忍,种种不自由。但是新教在中欧、北欧胜利之后,新教的领袖们又都渐渐走上了不容忍的路上去,也不容许别人起来批评他们的新教条了。[2]1553年12月23日高尔文在日内瓦掌握了宗教大权,居然会把一个敢独立思想,敢批评高尔文的教条的学者塞维图斯(Servetus)定了“异端邪说”的罪名,把他用铁链锁在木桩上,堆起柴来,慢慢的活烧死。这明显就是以自我为中心,认为自己不会错的。他还为自己辩:“严厉惩治邪说者的权威是无可疑的,因为这就是上帝自己说话。……这工作是为上帝的光荣战斗。”这里面不容忍和独裁的态度非常的明显。

我们用现在的观点来看,当时新文化运动中陈独秀对白话文的处理就过于偏激,因为文言文是有她的优点的,也是有她独特的魅力,一棍子打死的态度太过武断。关于西方宗教改革的例子就更明显了,烧死人这样的事情就现在看来分明就是犯罪。

所以我想不管我们是干什么,永远要保持一颗宽容和容忍的心,容忍比自由更重要。

注:1,2引用自胡适先生的《容忍与自由》

爬行的蜗牛:http://www.pxwoniu.com/rczt/62.html

 

 

飞机

扫描二维码,访问爬行的蜗牛手机网站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