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Comments

爬行的蜗牛中国近代史杂谈22-清末留日学生素质相对较差的原因

发布于:2015-04-14  |   作者:爬行的蜗牛  |   已聚集:人围观

爬行的蜗牛在上篇文章中大体解释了为什么清末留日学生数量巨大,这篇再说一下留日学生的状况到底如何。

在当时的留学生中,“速成师范”、“速成法政”以及“普通科学生”占决大多数,在当时五千多人留学生中,具有大学入学资格的人只有屈指数名,速成科占60%,普通科占30%,高等专科入学者占3-4%,进入大学者仅占1%。从当时清政府学部的上奏也可见当时留学生构成情况:“……此年以来,臣等样查在日本留学生人数虽已逾万,而习速成者居百分之六十,习普通者居百分之三十,中途退学转无成者居百分之五、六,入高等及高等专门者居百分之三、四,入大学者仅百分之一。”

而他们所进入的学校情况又如何呢?1904年,中国留学生共1351人,进入东京帝国大学、西京帝国大学、早稻田大学、东京法学院大学、庆应义塾大学、明治大学、法政大学、东京高等师范学校、东京高等工业学校、东京高等农学校等15所大学,其余均为大阪医学校等47所中等性质的学校。其中法政大学速成科295人,振武学校305人,经纬学堂135人,宏文学院604人,同文书院148人。有很多学校是为了盈利而临时开办的,甚至制纸工场、上野工场、制造工厂、化学制造品所、织布工厂、印刷厂、东京印制局、帝国制币局、图版合资会社、保姆讲习所等都招收了中国留学生。一方面中国急于求成,另一方面日本也鼓吹中国只需要某种技能和实用人才,问题高深的人才可以从长计议,日本为中国学生开办了大量的速成科和普通科,有些工厂的技校也有两三个月的培训班,学完某一工艺流程,就发毕业证书。到肥皂厂学会了制肥皂,就举行结业典礼。一些日本人为了赚钱,争开这种速成训练班,有人讽刺他们是“学商”、“学店”。很多学校根本不能称之为学校,根本没有办学的历史,不具备办学的条件,甚至是临时搭起来的一个工棚,将“某某学校”的牌子挂起来,专门招收中国留学生。譬如,最早接待中国的13名留学生的是嘉纳治五郎创办的“学校”,人们已经无法知识这所学校叫什么名字,因为它本身就没有名字,严格意义上说这不是一所正规的学校,缺乏最起码的教学仪器设备,最初是借用神田地区一所房子作为校舍兼宿舍,理科与体育课,在高等师范学校讲授。可是,3年后7名中国留学生却从这里毕业。k以后,在中国留日高潮到来之时,诸如此类招收中国留学生的“学校”,更不知凡几。


上面这个问题就造成了当时留日学生的素质差,当然是相对欧美留学生而言,因为出国毕竟见识过西方文明,和在国内是有本质的区别的。1906年1月10日,驻日公使杨枢对于留日学生的素质,在其报告中说“在东洋留学生多至八千余人,挟利禄功名之见而来,务为苟且,取一知半解之学而去,无补文明。”这个问题日本方面也有认识到,日本《太阳》月刊社论说:“本年进士考试,日本留学生成绩极劣,竟无一人及第,此一事实,岂止关系日本教育留学生之体面?(其成绩不佳原因,系由于学生不精励于学问,无普通学之素养,并以习速成为主旨等所致)站在日本教育界立场而言,教育清国留学生,或可不必讲求更进一步之措施?然都下(指东京)数十所专以留学生为对象之学校,极尽迎合学生欢心,满足其好奇心之能事者,比比皆是,对次,当否严为取缔?以东洋先进教育家自任者,如视若无睹,何配为教育家?而文部当局者,对于吾人之信誉,又将何以交代?”


在当时已经成为社会的共识,在对待留学生的待遇上,“因此东洋学生以漫无限制,流品太杂而无成效,西洋学生因不明国情之故,其贡献未必优于东洋学生,更未见得人人优于东洋学生,然因费重道远之故,社会总存有西洋一等、东洋二等、本国三等的偏见。不独从前考试留学生官‘留学欧美者多列优等,留学日本者大率中等,即现在各公司之待遇(如商务印书馆)及各学校之用人,亦显然以东西洋与本国为区别。”

爬行的蜗牛:http://www.pxwoniu.com/rczt/64.html

飞机

扫描二维码,访问爬行的蜗牛手机网站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