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Comments

爬行的蜗牛中国近代史杂谈28-“天朝”幻灭后寻找心理安慰

发布于:2015-05-19  |   作者:爬行的蜗牛  |   已聚集:人围观

中国自古以来以“天朝上国”自居,中国就是世界中心国家的意思。1840年的鸦片战争开始打破这个体系,英法等西方列强带来的近代化浪潮席卷东亚之时,日本顺应潮流开始了想近代化国家的全面变革。而一鸦和二鸦两次被打疼的大清国上下,除了洋务派中的少数官员,却还依旧活在“天朝上国”的迷梦里,只是认为“中国文武制度,事事远出西人之上,独火器不能及”,依旧认为在制度文化社会等方面全方位领先于西方,只是兵器不如人而已。

他们依然活在“天朝上国”的迷梦里,我们现在看来签订了丧权辱国的条约,但是在当时看来只不过是放弃了一些很简单的无关紧要的条件而已,最重要的应该就是赔款了,可是大清国鱼肉百姓,反正这钱也不是自己掏,都压到普通百姓身上就可以了,该逍遥的继续逍遥,无关痛痒。但是我们是天朝小事也是大事,也是丢人了啊,英明神武的领导(皇帝)是不能负责任的既然全面领先,为何还会失败?一个兵器不如显然不能成为充分的理由。既然从没有认为自己落后了,那么为失败寻找一个替罪羊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

于是,从1840年的鸦片战争开始,“贪官奸臣”和“汉奸卖国贼”就成了“天朝”上下诠释失败的完美理由。朝廷总有忠诚良将,民间也到处是仁人义士,只可惜被汉奸卖国贼出卖,被一些贪官奸臣坏了好事,因此才屡屡失败,致使忠臣遗恨,志士扼腕。我“天朝”制度文明都是极好的,只要除尽贪官奸佞,扫净汉奸卖国贼,重用忠臣志士,必然所向无敌。可恨贪官总是除不尽,汉奸总是抓不完……

只要是维护“天朝”体系脸面的,就是忠臣志士,胆敢说“天朝”落后了应当放下身段的,那就是丢了“天朝”的脸,不是卖国贼就是奸臣。于是,在由清朝士人开始构筑的话语体系中,这种两分后脸谱化的贴标签方式被从上到下灌输至帝国上下从官员到普通百姓的脑海之中。以恭亲王之尊,尚免不了“鬼子六”之讥,而李鸿章,就更逃不过“卖国贼”的大帽子了,比如林则徐,现在历史书给我们的印象就是如果当时林则徐不被罢官,林领导广州人民是完全可以干掉英国侵略者的,“三元里人民抗英”就充分说明了这个问题,这叫“民气可用”,我们伟大的人民是受了清政府的挤压内部的阻挠。英国军舰不敢“进犯”广州就是因为怕林则徐,反正是各种意淫,事实是他们不太把我们的民族英雄放在眼里,林则徐被罢官正好挽救了林则徐,要不然我们这个正面形象就树立不起来了。

这样的“自娱自乐”的闭门闹剧中,清朝迎来了甲午战争日本的挑战。丢失了朝鲜,清朝失去了最后一个“属国”,朝贡体系于是时彻底完结。而“天朝”的幻梦却依旧停留在如此多清国人的脑海之中。配合着演义故事般“忠臣”对“奸臣”、“清官”对“贪官”,“义士”对“汉奸”的历史话语的构建,与史实和真正对历史教训的反思渐行渐远。

爬行的蜗牛:http://www.pxwoniu.com/rczt/93.html

飞机

扫描二维码,访问爬行的蜗牛手机网站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