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Comments

爬行的蜗牛中国近代史杂谈32-甲午战后影响(一)

发布于:2015-05-25  |   作者:爬行的蜗牛  |   已聚集:人围观

爬行的蜗牛在前几篇已经介绍了关于中日两国在军队,装备和财政方面的差别,总体来说是没有什么胜算的,结果是失败的一塌糊涂,北洋海军全军覆没,陆军更是从朝鲜一路失败到国内。结果割地赔款岂止是一个惨字了得。白银两亿两,割台湾和辽东半岛,内陆各种的特权。这些东西我们从小都是熟悉的背诵的,我就不多说了。当然了清朝“伟大”的老佛爷和“英明神武”的光绪皇帝是不能承担责任的,所以必须要有人背锅,恩,这时发现李鸿章是淮军首领北洋大臣,好的就是你了,于是一个大锅飞了过来。

甲午战败之后,最受伤的应该就是李鸿章了。朝鲜危机刚开始的时候,“国人以为北洋海军信可恃,争起言战,廷议遂锐意用兵”。但是当真正开战的时候却屡战屡溃,以及屡战屡溃之后的备受宰割,显然“国人”大半都没有预想到这场战争会如此迅速地输得一败涂地。战争之前被“国人”和“廷议”“信可恃”的东西一定会变爲“国人”和“廷议”最先讨问的东西。于是,一身承当了战争与议和两种责任的李鸿章顿时沦为千夫所指的“汉奸”,理所当然地成了众怒所归和众恶所归的渊薮。上下大小臣僚的弹章纷纷然列举其“恶战主和”,“行私罔上”,“甘心叛逆”,“潜勾倭主”而“敢於犯天下之不韪”,最终冠以“普天率土咸切齿於李鸿章之卖国”的永世定评。更激烈的,还有主张“枭李鸿章之首传示各省”的声音。
     在这种一腔愤怒化作肆口痛骂的意气之词中间,帝党骨干翰林院修撰张謇的一封奏折,由倒敍光绪八年(1882) 以来中、日、韩之间的一路纠葛入手,翻出种种旧事旧怨,然后牵引人物情节深作推论,攻讦尤为峻刻:李鸿章既自负善和,必且幸中国之败,以实其所言之中;必且冀中国之败,而仍须由其主和,以暴其所挟之尊。即京朝官之尾附李鸿章者,亦必以李鸿章爲老成谋国,展转相师; 而李鸿章之非特败战,并且败和,无一人焉以发其覆。用“幸中国之败”和“冀中国之败”刻画李鸿章,可以算是欲加之罪的典型了,以当时“普天率土咸切齿於李鸿章”的大环境,帝党推出这样一篇深文周纳的奏章引领举世滔滔的氛围,在士议对於“善和”与“主和”的愤切中轻松将李鸿章钉上了道德耻辱柱。
      对李鸿章来说,士论滔滔恐还不是最可怕的,那个之前一直对自己虎视眈眈,而又因战败而自觉颜面受辱的光绪皇帝,才是他绕不过去而又不得不面对的宿命。当李鸿章议和归来到京师请安之日,光绪帝“先慰问受伤愈否”,之后郁结已久的愤怒一泄而出,“旋诘责以身为重,凡两万万之款从何筹措,台湾一省送予外人,失民心伤国体,词甚骏厉。鸿章亦引咎唯唯”。帝王以这种“词甚骏厉”的“诘责”面对面地追讨赔款、割地的责任。这已经决定了李鸿章的命运。在李鸿章只能“引咎唯唯”,然后黯然先退之后。次日,翰林院编修,帝党健将丁立钧等六十八人联名上奏,称李鸿章万万不可再令回任。于是,光绪顺水推舟,将李鸿章以文华殿大学士留京入阁办事,命王文韶真除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李鸿章二十五年之北洋岁月,到此划下句号。
      经历了九个月战争与议和的李鸿章就此连同一溃再溃的淮军一起跌落。被朝廷剥掉“筹三省之海防”的直隶总督、北洋大臣之职,也被剥掉了三十年来“中外系望”的居重之势。他 “入阁办事”却不能管部,与旧时进京“东朝独对,北门集议,南苑阅兵,西郊警路”,而“冠盖酬酢,岁岁如恒”的“万端纷拥”相比,已近乎于闲差,真成了光杆子大学士。淮系北洋之命运,从此时李鸿章的境遇可见一二。
甲午战争成了李鸿章的仕途拐点,而在李鸿章一人荣辱盛衰的背后,则是由他代表的以办洋务为中心的三十年洋务运动走入困境,在战争的冲击下最终走到了终点。

以上大部分都是从凤凰网上复制的,最后爬行的蜗牛再说几句。从开始的时候李鸿章就是主和派,以为他自己了解北洋海军和自己手下的淮军是什么战斗力水平,奈何清流派们嘴上功夫实在太强,还遇到一个自我感觉是明君的皇帝(或者说急于表现自己的皇帝)。那就开始打吧,打的过程中还相互掣肘,失败了责任还是李鸿章的,说实话,李鸿章辛辛苦苦搞了一辈子的洋务,最后落得这样也是不容易。引用两句李鸿章自己的话吧里面的心酸我想明白人都读得出来。

“我办了一辈子的事,练兵也,海军也,都是纸糊的老虎,何尝能实在放手办理?不过勉强涂饰,虚有其表,不揭破犹可敷衍一时。如一间破屋,由裱糊匠东补西贴,居然成是净室,虽明知为纸片糊裱,然究竟决不定里面是何等材料。即有小小风雨,打成几个窟窿,随时补葺,亦可支吾应付。乃必欲爽手扯破,又未预备何种修葺材料,何种改造方式,自然真相破露,不可收拾,但裱糊匠又何术能负其责?”

“十年以来,文娱武嬉,酿成此变。平日讲求武备,辄以铺张靡费爲疑,至以购船购械悬为厉禁; 一旦有事,明知其力不敌,而淆於群哄,轻于一掷,遂至一发不可复收。战绌而后言和,且值都城危急,事机万紧,更非寻常交际可比。兵事甫解,谤书又腾,知我罪我,付之千载,固非口舌所能分析矣”

一句自我罪我和“裱糊匠”道出了无尽的心酸,我想历史终究会给李鸿章一个公正的评价,在爬行的蜗牛心目中他是一个爱国的人,是一个为了推动中国进步付出了很多的人,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人。

爬行的蜗牛:http://www.pxwoniu.com/rczt/98.html


飞机

扫描二维码,访问爬行的蜗牛手机网站

在线咨询